• 海外财经媒体焦点:美联储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

    2019-05-23 19:26:17

    美国的失业率接近半个世纪前的低点,劳动力严重短缺,许多企业经常抱怨劳动力短缺,公司招不到人。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会认为,议价能力更强的美国工人正在从国家经济的蛋糕

      美国的失业率接近半个世纪前的低点,劳动力严重短缺,许多企业经常抱怨劳动力短缺,公司招不到人。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会认为,议价能力更强的美国工人正在从国家经济的蛋糕中分得更大的份额。但结果恰恰相反,美国劳动力的收入仍受到严重挤压。

      自1970年以来,劳动力在国内收入中所占的比例一直在下降,在这一发展过程中几乎没有从上次美国走出大萧条时的低点中恢复过来。美国经济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的数据显示,去年第三季度,员工薪酬和福利占国内总收入的比例降至52.7%,为连续第四个季度下滑。

      1970年和2001年这一比例分别高达59%和57%。如果工人的收入占国内总收入的比例和2001年一样高,他们的口袋里就会多出近8000亿美元,平均每个美国工人能多获得5100美元。虽然劳动力占得份额下降了,但企业利润却在上升。企业、独资企业、房东和其他企业的收入占国内总收入的比例从上世纪80年代的不足12%攀升至20%以上。这些数字反映了一种长达数十年的趋势,与此同时,中产阶级收入停滞不前,工会成员减少,全球贸易增加。

      尽管企业利润以股息和股价上涨的形式惠及一些家庭,但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工资是最大的收入来源,这意味着财富的分配比以往更加不均衡。

      自经济衰退结束以来,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曾多次预计,劳动力市场份额至少会部分回升。但结果刚好相反,它一直在下降。许多经济学家表示,长期趋势可能会抑制全面复苏。

      巴菲特在上周六公布的年度致股东信中称,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将长期押注于苹果、高盛和美国运通等公司。

      这封信显示,截至2018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对苹果的投资市值超过400亿美元。伯克希尔在高盛和美国运通的投资分别为31.3亿美元和144.5亿美元。

      他在2018年的投资并不顺利,因为去年第四季度市场出现了逆转,但这位长线投资者仍未受到短期挫折的影响。巴菲特在信中指出,“由于我们的投资仓位中存在的未实现资本利得减少”,伯克希尔哈撒韦损失206亿美元。总体而言,伯克希尔哈撒韦在2018年底的普通股投资总额为1727.5亿美元,高于2017年底的170.54亿美元。

      巴菲特说,他和芒格,不要把这些持股“看作是股票代码的集合——由于“华尔街”下调评级、预计美联储将采取的行动、可能出现的政治动向、经济学家的预测或其他任何可能成为当前热门话题的因素,一场金融闹剧即将结束。“相反,我们在我们的持股中看到的是我们部分持股的公司的集合,按加权计算,这些公司运营业务所需的有形净资产净利约为20%。”这些公司也可以在不过度举债的情况下获得利润。

      美联储周五在向国会提交的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中称,美国经济在2018年下半年保持“稳健”增长,全年扩张可能“略低于”3%,但消费者和企业支出已开始走软。

      美联储在这份文件中阐述了其上月暂停进一步升息的原因。该文件对仍在增长的经济基本上持积极展望,但指出了出现的一系列国内和全球风险。

      美联储表示,政策前景“比以前更加不确定”,并指出“全球和经济状况走软”。美联储称,这可能会延续到2019年初,并指出美国政府最近35天的部分关门“可能抑制了今年第一季的GDP增长”。

      对于2018年,美联储表示:“在下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消费者支出以强劲的速度扩张...但年底前的支出似乎有所减弱。”“企业投资也有所增长,但增长看来已经有所放缓。”报告补充称。

      消费者和企业信心仍“良好”,但“一些指标自秋季以来已有所软化”,美联储报告指出,“国内企业和家庭的金融状况对经济增长的支持减弱。”

      美联储向国会表示,将继续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自上次向国会提交报告以来,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已减少约2,600亿美元,年底时接近4万亿美元。但美联储也重申,如果经济和金融状况需要,将对调整资产负债表计划的“任何细节”持新的开放态度。

      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委员维勒鲁瓦德加洛周五表示,如果当前经济下滑持续时间长于预期,欧洲央行将准备改变其货币政策指引。

      维勒鲁瓦德加洛在里斯本的一次演讲中表示,德国制造业产出萎缩和法国抗议等临时性因素正在拖累经济成长。

      “如果这些拖累消失,如果地缘政治风险消退,GDP增长可能从明年春天或者夏天开始反弹,”维勒鲁瓦德加洛称,他也是法国央行总裁。

      “但如果经济衰退持续到那个时期以后,我们将准备调整我们的货币政策指引。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发生,但也不能排除,”他补充道。

      标普全球评级表示,若各国政府借款再度跳升,则全球主权债规模将在今年达到50万亿美元。

      这家信用评级机构预期,今年主权国家借款将相当于7.78万亿美元,较2018年增加3.2%。

      “当中约有70%、亦即5.5万亿美元的借款,将用于到期长期债务的再融资,估计净借款需求约为2.3万亿美元,相当于有评级的主权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6%,”标普全球评级信用分析师Karen Vartapetov表示。

      总体负债规模增至50万亿美元,将会是较去年增加6%,这部分是受到汇率波动影响。

      特里萨•梅(Theresa May)将英国议会下一次就她达成的英国退欧协议进行投票的日期延后至最迟3月12日,也就是英国退欧日期的17天前。这场战术赌博让商界、亲欧洲的英国议员和一些欧洲国家领导人感到不快。

      此前三名高级内阁部长级官员威胁称,为了阻止无协议退欧,他们将不惜投票反对政府。对此,英国首相试图通过向下议院(House of Commons)提出新的修订版协议投票最后期限,来掌控谈判进程。

      但是梅的这步棋被商界团体英国工业联合会(CBI)谴责为“拖到最后一刻”,而亲欧洲的议员们认为,此举不太可能在本周三议会辩论首相的谈判方式时拯救她,使其免遭丢脸的失败。

      欧洲各国领导人呼应了这种怀疑态度,这些领导人正在埃及的沙姆沙伊赫度假胜地举行欧盟-阿拉伯国家联盟峰会(EU-Arab League summit)。

      爱尔兰总理利奥•瓦拉德卡(Leo Varadkar)表示,他不想与英国“斗鸡博弈”,而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指出,如果梅未能在3月初赢得多数支持,那么“推迟英国退欧可能是不错的选项”。

      针对欧盟和英国议会都有人流露出的不相信她的时间表的态度,梅不为所动,坚称“在3月29日按协议离开欧盟仍是我们可以努力达到的目标”,言下之意议会可以在几天内通过必要的后续立法。

      欧盟正在考虑向特里莎•梅建议,如果她的英国脱欧协议无法在议会过关且希望推迟脱离日期,该国将不得不在欧盟内留到2021年。

      三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欧盟官员表示,欧盟高级官员和几个成员国的政府支持将英国脱欧日期从预定的3月29日推迟不超过21个月 。这比原先讨论的三个月要长得多,因现在欧盟内许多人认为这不足以打破僵局。

      长期推迟将激怒特里莎•梅本党内的支持脱欧议员,并将被他们视为试图迫使其支持首相所提协议的一种手段。

      据朝中社24日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23日下午已乘坐专列离开平壤,启程参加即将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二次朝美领导人会晤。

      报道说,为参加2月27日至28日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二次朝美领导人会晤和会谈,金正恩于23日下午乘专列离开平壤。这是朝鲜媒体首次公开此次会晤的具体日期和地点。

      报道还表示,此次陪同金正恩出访的包括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李洙墉、外务相李勇浩、人民武力相努光铁、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外务省副相崔善姬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