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玉贵笑着告诉记者

    2019-07-24 15:51:26

    一张不大的纸张上印着中国人民银行整存整取储蓄存款单,金额处手写着伍圆,定存期限一年。家住市区城后路的陈玉贵老人回忆起上世纪60年代的情景,有些动情,他告诉记者,这就

      一张不大的纸张上印着“中国人民银行整存整取储蓄存款单”,金额处手写着“伍圆”,定存期限一年。家住市区城后路的陈玉贵老人回忆起上世纪60年代的情景,有些动情,他告诉记者,这就是当年他和爱人的全部积蓄。

      陈玉贵今年70岁,是地道的雅安人,上世纪60年代,他和爱人都在雅安皮革厂工作,每月工资加起来不到30块钱,一家4口人都指着这些钱过日子。

      “那时候买任何一样东西都要计算,每到月底就剩不下几毛钱。用现在年轻人的话说就是月光族。”陈玉贵回忆道。

      “如今生活大不一样了,手里有了闲钱,都交给儿女帮我打理,他们拿这些钱给我买了保险,还有基金,现在每个月光是利息都有七八百元。”陈玉贵笑着告诉记者。

      从一张存款单到琳琅满目的理财产品,随着居民财富收入日益丰盈,不仅“钱生钱”之道从单一走向多元,投资理财观也发生了变化。居民的理财需求催生了更专业、更多元的金融服务,银行本外币理财、基金、信托、贵金属投资等理财产品丰富多样,百姓的理财渠道越来越多,也折射出金融行业的不断壮大与繁荣。

      “刚上班那会儿,我跟老伴的工资都不高,每个月除了日常开销基本剩不下什么钱,那时普通人家的情况都差不多,大家都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陈玉贵说。

      陈玉贵一家就是那个时代雅安普通家庭的缩影,没钱可存是那个年代人们的普遍记忆。

      上世纪60年代,商品短缺、凭票购买是当时的特色。“那时老百姓的理财观念,就是凭票按时按量地买到那点少得可怜的吃穿用品。副食品、粮布票比生命还重要;半斤肉,二两油,一穷二白却不知愁就是那时生活的真实写照。”陈玉贵回忆道。

      “提起当时的家庭财产,最宝贵印象最深的就是各种票,粮票、布票……人们对财富的概念基本上是空白,艰苦朴素过日子已是常态。”今年57岁的黄印香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百姓的日子渐渐好过起来,一些人开始有了“存钱”的意识。不过40多年前,银行业务范围还处于极度单一的状态。

      “那时的银行业务很单一,哪有现在丰富哦。”谈起三、四十年前的银行,市区某国有银行工作多年的老员工李海波颇有感触地说,“当时银行只能存钱、汇款,特殊时期代卖国库券,一天也没几笔业务,普通人一年到头去银行的次数不过一两回。理财是啥,没人知道。”

      “银行员工当时办理业务都用算盘,存折上的存取款数字还要手写,那时也没有运钞车,由专人用大口袋装上钱送到总行。”李海波回忆说。

      改革开放以后,老百姓正式告别物资短缺的年代,理财观念也随之发生了巨大转变。“勤俭节约固然重要,能挣会花才是潮流,上世纪70年代的自行车、手表、缝纫机这三大件也成功让位于冰箱、彩电、洗衣机等各种家用电器。”陈玉贵说。

      到了上世纪80年代,陈玉贵和爱人所在的雅安皮革厂,是当时雅安效益最好的工厂。“那时候,雅安皮革总厂有职工2800人,固定资产为1200万元,产品多次在部省评比中获奖,并受到外经部的表彰。出口产品先后远销14个国家和地区,受到客户好评,是全省同行业出口生产的最大厂家之一,年创汇达500万美元。”陈玉贵说,因为厂里效益好,他和爱人的工资也见涨,儿女的工作也不错,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跟陈玉贵家一样,雅安不少家庭,也享受了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国家也开始对金融体制进行改革。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相继组建。

      “当时,银行的存款利息较高,一年期存款利息高达6%,5年期存款利息为6.9%。”陈玉贵回忆。当时存钱收益相当可观,对于手头逐渐宽裕的老百姓来说,存钱拿利息成为当时的主要理财方式。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进入上世纪90年代之后,居民的理财观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花明天的钱办今天的事”被许多人接受,百姓的消费和投资热情高涨。

      与父辈的省吃俭用相比,陈玉贵的女儿陈国英可谓深谙理财之道。“我不会再像父辈人那样把钱存起来拿利息,我赚到的钱会买一些股票、基金或者房产。”陈国英说。

      在女儿的影响下,如今陈玉贵也渐渐懂得了“投资”的意义,她偶尔也会去银行买两三万元的基金。“过去没啥概念,只知道存到银行领利息,现在发觉还有比存银行领利息更挣钱的方式,用时髦的话说就是钱生钱。”陈玉贵笑着说。

      如今,随着百姓金融需求的不断增加,银行也以“完善金融服务体系、加快金融服务创新”为着力点,将金融服务延伸到千家万户。

      “商业银行已由原来只办理存贷款、结算业务发展成为具有各类理财业务、投行业务、托管业务、代理业务、信托业务、租赁业务、财务顾问、贵金属等业务齐全的金融超市,可供消费者选择的服务产品越来越多。”市区某国有银行理财专家表示,下一步,银行理财产品的形态将由“预期收益型”向“净值型”逐步转化,打破刚性兑付,要求“卖者有责,买者自负”。

      另外,不少银行作为专业资产管理机构,也在估值系统、营销体系、产品设计及客户梳理等多方面推出新举措。在业务转型的同时,已有多家银行相继宣布设立理财子公司,快马加鞭地组建资管投研团队,提升资产管理专业能力。

      “不过投资者应根据自身的风险偏好和流动性管理需求,选择风险等级和产品周期符合自身风险承受能力和投资需求的产品,保持理性的投资心态,对资金做出合理规划。”该理财专家提醒。